登录

女子被拖到森林里糟蹋-第一百四十八章 刺杀

2020-01-10 20:31:24 公主与师父3ph文 chinese军人gⅤ 青青草a在观线看 j在线jav

女子被拖到森林里糟蹋

女子被拖到森林里糟蹋-第一百四十八章 刺杀

j在线jav 华灯初上,长安街头的车辆开始多了起来,尽管大多是牛车,偶尔才能看到马车,也可见这个夜晚注定了不平凡。

青青草a在观线看三百丈的长街东西两侧商铺林立,尽管天色已经渐暗,但是生意依旧十分的兴隆,小贩们依旧在街边叫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乞丐依旧在乞讨,穷人依旧在闲晃悠。富人们清一色的在酒楼,或者在去酒楼的路上,这些有钱人要么坐牛车,要么坐马车,毕竟坐轿子的还是少数,当然了文官们肯定是坐轿来显示自己身份的。

chinese军人gⅤ阿三已经在街头乞讨了三天了,这个家伙看上去很懒,没有人知道他在乞讨什么,甚至有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乞丐。阿大的豆腐脑摊子生意不太好,毕竟晚上喝豆腐脑的人屈指可数,可在这个夜晚却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一直在喝豆腐脑,速度很慢,可是喝了一碗又一碗。

豆腐脑摊子的左侧是一家卖水果的,六月份的京兆府西瓜已经上市,香甜宜人,清爽解渴。吃瓜的人倒是很多,这和豆腐脑摊子的清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坐在百花楼三楼临街靠窗户的柳如烟已经注视下面很久了,确切说注视那个豆腐脑摊子很久了,那个乞讨的阿三应该是个顶级高手,三天没吃饭,却丝毫看不出来饥饿,疲惫,困倦的模样,而且手中那根打狗棒显然是一件兵器,而且真正的杀人利器却是在打狗棒的中间。阿三似乎没有相公乞讨,而是时不时地望向豆腐脑摊子,时不时还朝百花楼打量一番。

阿三是个什么水平?最起码没有那个在喝豆腐脑的尖嘴猴腮厉害,两人的差距倒不是很明显,但的确不是同一个水平。柳如烟瞟了一眼焦廷之后说道“你能对付的了那个尖嘴猴腮么?”

“最多平手,或许不如,不过我有信心对决那个乞丐阿三。”焦廷说话向来严谨,绝对不放大话,他能说对阵尖嘴猴腮没有把握,那就说明对方貌似实力更加强大。

“那你呢?”柳如烟目光瞟向才赶到京兆府不久的没遮挡穆弘,她笑盈盈地说道“你这个龙组的老大,可不要说什么最多平手的话,那样的话,本姑娘可是瞧不起你的。”

“我不如他。”

听到穆弘说我不如他的时候,柳如烟那弹指欲破的脸上就显得不好看起来,眼神也显得十分凝重,她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对阵那个豆腐脑的老板没有十足把握,如果你这个没遮挡对付不了那个尖嘴猴腮的老二的话,今天这场恶战就棘手了。”

一旁的扈三娘说道“我来到京兆府时间不长,应该可以抵挡一阵,我和穆大哥联手的话,应该可以对付那个幽冥会的老二,这点姐姐你就放心好了。”

“也只能如此了,我是不想惊动刘大人,毕竟他今天宴请西军的将门,如果还要逼迫大人亲自动手的话,那恐怕就要闹出笑话了。”

柳如烟说得很情深,可是穆弘,焦廷听起来却是脸庞发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个曾经被柳如烟暴打过丧门神鲍旭正在楼下卖西瓜,并不知道这里的谈话,如果知道的话,不知道又该做何种感想。

此战是幽冥会发起的对刘正龙的暗杀行动,至于结果如何,柳如烟不敢做预判,只能尽量做万全准备,可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万全呀!

幽冥会的高手倾巢出动,幽冥会的三大高手鬼王三,鬼二,鬼阿大都出来了,可以说这一战是要一击击中,彻底解决刘正龙。

一直以来,众人都猜测幽冥会是来自辽国,却没有人知道真正的主事人是西夏皇帝李乾顺,现在西夏三国杀已经混乱不堪,矛头终于指向了刘正龙这个始作俑者,当然也就成了暗杀对象。

李乾顺之所以动了杀机,关键是知道刘正龙去过七次皇后的寝宫,每次至少待一个时辰,最多待过三四个时辰,据报,每次这个家伙去之前,皇后耶律南仙都会沐浴,每次走之后,这个倾国倾城的绝代妖姬都会春光灿烂,眉梢之间都带着难以描述的风情。

“色字头上一把刀,既然刘正龙你这么好色,那就下地狱吧。”

李乾顺下旨幽冥会行动,殊不知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皇后耶律南仙的耳中,紧跟着消息就传到了京兆府,这才有了柳如眉的布局。

刘法,种师道等陆陆续续到了百花楼,就在刘正龙的八抬大轿走在长安街靠近丝绸店的时候,一群杀手就冲了过去。

坐在轿子里面的龙鳞小组组长王贵第一时间就从轿子里面冲了出来,这个家伙手起刀落,长刀就把一个杀手的脑袋斩落,就在脑袋离开杀手身体的那一瞬间,这个家伙飞起一脚就把脑袋踢飞了,那具无头尸缓缓倒在地上,飞出去的脑袋正好砸在一个杀手的脸上,这个倒霉鬼顿时就摔倒在地。

杀声四起,无数的士兵朝长安街涌来,老百姓四散奔逃,一场血腥的杀戮拉开序幕。

化装成刘正龙的王贵就像是死神下凡似的,手中的长刀上下翻飞,不断地有人头落地,他身边有几十个龙鳞侍卫在守卫,可以说防守严丝合缝,密不透风。

鬼阿大,鬼二,鬼王三这三个家伙一动不动,好像这一切和他们三人没有关系似的。这就让楼上的柳如烟感到不可思议,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焦廷说道“鬼王三和刘大人交过手,现在他们不能确定现在被围攻的就是刘大人本人,所以这三个家伙才没有贸然出手。我现在有一个很不好的感觉,那就是这批杀手之中,除去这三个高手之外,还会不会隐藏更深的第四人?”

“会,一定会的,我们还是先动手吧,我们不动手引不出来第四人的。”

穆弘还是看出了端倪,他不再犹豫冲了下去,目标很明确就是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扈三娘也没有犹豫跟了过去。

这个时候,焦廷憨憨地说道“我来会一会那个鬼王三,看他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既然打起来了,也由不得柳如烟思考太多,她没有迟疑,拿起兵器就冲了下去。

这次幽冥会是下血本了,一流的高手全部带来了,目标明确就是解决了刘正龙。一上来,就杀招频出,这就让丧门神鲍旭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这个家伙忘记了之前的约定,一看前方激战正酣,就毫不迟疑带着手下冲了过去。

现在的长安街已经乱成一窝粥,到处都是撕杀,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滚动的头颅,简直变成了人间地狱。

杀戮在这样的夜晚进行,刘正龙当人却在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好像这样的刺杀和这个家伙没有半毛钱关系似的。

或许是没有了交战压力的缘故,这些老军头都显得特别能喝,用酒杯不过瘾,一个个都换成了酒碗,这可不是武松路过景阳冈喝的‘三万不过岗’让这个武二连喝十八碗,醉酒打虎的低度酒。这可是刘正龙出品的美酒月影白,这些家伙敞开肚子喝酒,也不怕自己喝醉了。

刘正龙能够清楚地听到外面的杀戮声,呐喊声,他没有礼会,也懒得理会。好像这场刺杀压根就存在似的,丝毫没有求助外援的意思。

这些军头可能是在上司面前不敢放肆的缘故,没有一个提出美女相伴,只是没命的喝酒,毕竟这种美酒平日里是没有机会这样敞开喝的。

看到这群军头醉醺醺的,刘正龙走了出来,他对杨志,燕顺说道“你们主意保护这些将军的安危,千万不要出什么纰漏,我去会一会幽冥会的会长。”

别人不知道幽冥会这次刺杀的第四人是谁,刘正龙却知道是谁,那是幽冥会的会长,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不过在西夏兴庆府的时候和这个家伙遭遇过,虽然没有过招,但也知道是一个顶级的高手,战斗力远在鬼王三之上,差距是巨大的。

杨志担心刘正龙的安危于是就小声说道“大人,待在这里吧,外面危险”

“你们保护好他们就可以了,不用担心我,放心吧,这个世界上能刺杀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刘正龙的霸气让杨志,燕顺折服,当然了,这是实力强大的霸气。

刘正龙不紧不慢地走到百花楼的后街,他笑着说道“既然来了,就出手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领。”

“当世三大杀手,一个被你折服,一个被你杀死,就是不知道第三个,会不会死在你手上。”

战斗,只有战斗的时候,才能展现出来柳如眉的价值,这个出身豪门的绝色美女,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的,她静静地站在鬼阿大的对面,不紧不慢地说道“幽冥会三大高手聚集在一个豆腐脑摊前,也太搞笑了,就是不知道你这个幽冥会第一高手今后还有没有机会喝豆腐脑了。”

鬼阿大慢慢地直起腰,原来那个驼背,老态龙钟的豆腐脑摊的小贩老板,瞬间展现出无比强大的杀伤力,他手中只有一个很短,很短的三尖两刃刀,这种兵器一般都是超长,是用来在战场上马战的,向这种做为短兵刃,用来近身战,的确不常见,可正是因为不常见,才更加的具有杀伤力。

三尖两刃刀的刀刃在灯光下泛着淡蓝色的光芒,一看就知道上面涂抹剧毒,足见这个鬼阿大是一个多么毒辣的人。

柳如眉回头堪了一眼焦廷说道“给你一刻钟结束战斗,否则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焦廷这个人高马大,力大无穷的壮汉之前也被柳如眉修理过,尽管没有像鲍旭那样被暴揍,最起码也让这个没面目焦廷吃过苦头,他当然知道这个‘河东狮吼’的女人说的修理是什么意思,不被打散架就不错了。

“我争取尽快结束战斗。”焦廷挥动锯齿狼牙棒就恶狠狠地砸向了鬼王三,他知道对方战斗力和自己差不多,在这种情况下就选择了主动出击,毕竟这里是京兆府,交战的时候自己这边的人会越来越多,说不定一会石将军石勇,病大虫薛永等人就会过来帮忙,在这种情况下,信心十足,相信自己可以击败鬼王三。

鬼王三的兵器是一对幽冥鬼爪,他的进攻以招数怪异,速度奇快见长,这就和焦廷这个力量型的对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焦廷的狼牙棒势大力沉,每一招出手都是呼呼带风,杀气十足,攻击范围非常的大,只有进攻没有防守,用雷霆万钧般的进攻来取代防守。

面对力量型对手,鬼王三知道一时间很难结束战斗,如果不杀生这个家伙的话,今天很难全身而退,他始出鬼魅神功,整个人就像是幽灵一般死死地缠住焦廷,进攻的额招数异常的怪异,每一招之间也丝毫没有连贯,看上去好像是随性而为,实际上每一招都含有浓浓杀机,每一招都杀伤力巨大。

焦廷对阵这种打法怪异的敌人极其不适应,不过这个家伙皮糙肉厚,也不怕被对方偷袭而受伤,他的进攻速度逐渐加快,掩盖了没有防守的缺陷,一直压着敌人打,这样的进攻就没有防守压力,进攻的速度越快。

力量型的家伙能够打出速度来,这是极大消耗体力的,恐怕也只有焦廷这种不要命的家伙才会这样玩,才敢这样发起进攻,压根不担心体力消耗殆尽。

鬼王三的进攻速度很快,出招也十分的怪异,但是每一招看上去都快要击中目标了,可都被对方轻易化解了,道理很多简单,对方的锯齿狼牙棒攻击范围太大,在你击中对方的时候,恐怕自己也被击中了。

鬼王三是一个极其怕死的家伙,打仗从来不会和敌人拼命,当然不会选择两败俱伤。况且,这是在京兆府刺杀朝廷命官,一旦受伤,注定被抓,抓进去百分百生不如死,这种情况下,他怎么会愚蠢到和对方两败俱伤呢?

一个是拼命的打法,一个不敢硬碰硬,这两人交战的时候,就显得有点怪异了,一时间还真的难以分出上下高低。

焦廷这个家伙看上去是个大老粗,实际上杀伐果断的他极其狡猾,一上来就看出来了鬼王三不愿意拼命,在这种情况下,就知道如何对战了。

焦廷的锯齿狼牙棒进攻的幅度很大,攻击面积也很大,每次的进攻之后,没有收招,继续发起进攻,这速度之快也算是少见。

相比较焦廷和鬼王三杀的难解难分,不相上下而言,穆弘和扈三娘两人恶战鬼二的压力就大多了,这个家伙手中的兵器是提虎跨篮是一对非常奇怪的兵器,不仅进攻犀利,防守也密不透风,最要命的是,这个兵器可以铰住对方的兵器,一般人对阵的时候都会显得极不适应。

鬼二长得像个猴子,行动起来像猿侯一样的敏捷,进攻时犹如暴风骤雨一般进攻的面积非常大,给对方带去极大的压力,防守时密不透风,一点机会都不给对方。不仅如此,一个人对阵两个,鬼二一点都不吃亏,相反一开始就占据主动,由此可见这个家伙的战斗力要比鬼王三强很多。

穆弘暗暗叫苦,这恐怕是平生第一次遭遇如此强劲的对手,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要面临对方的进攻压力。他还生怕扈三娘受伤,因此在进攻的时候畏首畏尾放不开,这样的双人战,还不如一个人打的过瘾。

一丈青扈三娘算是马上将,步战谈不上强大,最主要是施展不开,所以她一上来就知道自己很难帮助穆弘,这样打下去反而扯对方的后腿,可是已经交战,又怎么能够轻易后撤呢?

这个时候,远处的鲍旭仿佛看出来了名堂,他大声喊道“扈三娘,你快去帮助王贵,那小子快顶不住了。”

扈三娘趁机撤离,累得香汗淋漓的她暗中庆幸,头也不回,就朝王贵被围攻的方向冲去。

没有了扈三娘的存在,穆弘反而没有什么顾及了,这个家伙手中的双刀上下翻飞,死死地和鬼二纠缠到一起。他已经下定决心,今天哪怕是同归于尽也要干掉这个鬼二,绝对不能让这个混球逃走。

鬼二在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见证了没遮挡穆弘队伍实力,也明白了对方是有的放矢,是刻意准备好让这个家伙对付自己的。极其狡猾的他算是明白了,这次刺杀行动,一开始就在对方的算计之中,看样子今天很难全身而退。

既然不能全身而退,鬼二也彻底放开了,这个家伙放弃了密不透风的防守,选择凶悍迅猛的进攻,招数更加的怪异,变化莫测,每一招都充满杀机,进攻的速度逐渐加快。

鬼二和穆弘恶战的时候,焦廷和鬼王三那边的战斗却偏离了方向,不愿意做无谓牺牲的鬼王三有撤离的准备,这个家伙一边打一遍朝南门转移,就这样两个人逐渐就偏离了主战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