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贤妻-第五十三章:鬼城之变

作者:小东西乖张腿皇叔疼你 2020-01-13 23:16:33

标签:

调教贤妻

调教贤妻-第五十三章:鬼城之变

一本道mv不卡的中文字幕 欧阳荣怒气冲冲,斜坐在椅子上,有节奏地敲打着。地下跪了一地,除前排三个男子挺直腰板,其他人颤抖着俯爬在地。还有一位哭着叫冤的夫人——冥枯之母蒂茜(qian)。

秋雅网那三人分别是:嫡二公子欧阳旭(母:牙含春),庶三公子冷锋(母:蒂茼(亡)),庶六公子馥厝(母:馥炅)

男同志chinese东北gv(大小姐:欧阳欢(母:牙含春);四小姐:浅笛(青楼出生(亡));五公子出生就夭折。(丫鬟))

蒂茜一边抹泪,一边道:“城主!您要为贱妾的枯儿做主啊!他不能就这么弃我而去啊,我就这一个儿啊!上天,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啊!儿啊!没了你娘也不活了!城主,一定要为我们的枯儿报仇雪恨!”

欧阳荣可能是听烦了,道:“你们三个谁去?”

冷锋过于想要表现自己,抢着道:“父亲,让孩儿去,一定提凌兮月人头来见您!”

馥厝道:“三哥,你何必执着?你,行吗?可别被凌兮月卸了脑袋!二哥去最合适!凌兮月与当年的如烟有得一拼,孩儿可不行。”

欧阳荣:“旭,你说!”

欧阳旭相比之下就沉着不少,毕竟是凌兮月的人。他道:“请父亲定夺。”话不说绝,分寸极好,知道自己的分位。

欧阳荣:“你吧!杀不了她,提头来见!功成,鬼城传给你!”

“欧阳旭”心里冷笑,切,传不传给我无所谓,大哥,终究是我们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我可不是你的乖儿子,你儿早就消声灭迹。嘴上可答应地痛快,一拜道:“是,父亲放心,孩儿定会不辱使命。”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牙含春领浅笛进来。

浅笛:“女儿见过父亲!”

欧阳荣:“你们几个留下,其他人退下。各司其事。”

经过噪乱,屋里还剩下七人,欧阳荣看见赖皮不肯走的蒂茜,不悦道:“蒂茜,去修息,别太伤心。”蒂茜方才离开。

牙含春容貌的确是不错,为干扰欧阳荣,抛媚眼。

这招有用,欧阳荣本就是酒色之徒,经不起诱惑。招呼牙含春走近,一把搂在怀来,将儿女晾在一旁不再理会。

欧阳旭:“既然,无事,孩儿就先退下了,好去准备战事。”

只一句,把欧阳荣拉出温柔乡。欧阳荣:“笛儿怎么回了?不是让你在玖秋阁当卧底吗?”

浅笛的心里话和欧阳旭相差无几,不过她不是被调换,而是被策反。你就是一个恶魔,说带母亲给妾位,却亲手把利刀插进母亲胸膛!你以为我睡着了,可是你错了,我躺在床上,醒着!当时我五岁,呵呵!

十四岁时,我们出城游荡,我被“恶徒”掳走,还是玖秋阁的人救我性命。(凌兮月还不在世)你只在四周草草寻找,再不顾我。

被就之时,我就不再是以前的浅笛!

十五时,你将我送去胥阳仙门,拜师学艺。我的表现让你震惊,我被胥阳掌门沈佳然收为徒,你的表情,别提有多高兴。

可惜你太天真,不知道这是一个早就布好的局。胥阳派完全受玖秋阁掌控,我,呵呵!在那里,同门带我如同亲姐妹。

仙门上千人,实力高低不等,都是玖秋阁栽培的苗。

欧阳荣叫了两声“浅笛”,馥厝和她隔得最近,小心翼翼从后面掐了浅笛。

浅笛:“啊?父亲!”

欧阳荣:“在想什么?”

浅笛心砰砰跳:“女儿在想,好久都没见过父亲,想死你了。想着想着,便走神游了,还请父亲莫怪。”

馥厝应该也被策反,为的是他母亲。

真的很好奇,有一天欧阳荣知道自己正室是家,嫡庶儿女有四人早非,会气地六窍生烟。这还远远不止,妻儿被换有十年,在这五人的行动下,不知道鬼城内鬼有多少。

凌兮月对鬼城轻车熟路,没有一丝畏惧的理由就在这儿。

浅笛想到之前父亲所问,满脸笑意:“玖秋阁的阁主病危!”

欧阳荣拍手笑好,“好消息啊!可否准确?”浅笛:“自然,怎敢让父亲白白欢喜一场!是被绾雪气的!”

欧阳荣:“好!笛儿,你也不用回去了,在家帮忙兄弟姐妹策划。”

浅笛:“是。”策划怎么完胜,夺你性命,取你鬼城。

馥厝在这里的作用就是尽量的附和其他四人,偶尔补充说明,一步步误导欧阳荣。

就说以前,假欧阳旭差点暴露,他就演演就就,真真假假“混乱”说了一通,让欧阳荣原有的灵感尽去,扰乱他的思维。这句话说他就是一个垫底,救场子,擦屁股的。

舞妖在其中武功最好,一般做起事来都是她出手,传递消息也是她。

即使是君子也难隔离,枕边美人的误导。更何况欧阳荣不是君子,假牙含春的用也大。

馥厝道:“父亲不知您是想近战,还是远征?”欧阳荣:“近战!怎么?”他这个六儿子,生性“懦弱”,突然开口,欧阳荣有些好奇。

馥厝口才好,又要开始颠倒还白,糊弄年过半百的欧阳荣。

馥厝:“父亲,孩儿认为,远征好。”

牙含春:“远征?你小子到底懂不懂!”这话有点分了,一伙人,当着另一会人吵架。欧阳旭全力保护馥厝,道:“母亲,我倒很想听听六弟的见解。”

冷锋被牙含春带偏,因为是他母亲去世,就只有牙含春待他较好。他怎想到,自己母亲病故,牙含春对自己的好,都出自玖秋阁的安排。

冷锋平日被宠得无发无天,性格傲慢,说了一句欧阳荣不喜欢听的话:“小六,你就别插嘴了。”心里自以为是,一天天他就只会瞎说。馥厝委屈急了:“我!冷锋!”

浅笛又来圆场,道:“父亲何不听小六谈谈?对与错,还未听过,怎知?”牙含春害完冷锋,转过来帮馥厝,道:“看小六儿这么执着,说不定~”欧阳荣果断道:“讲。”

馥厝:“是,父亲。按照正常思路,鬼城内部街道复杂,陷阱极多,地势上占有绝对,“是啊,既然如此,近战如何不好?”

馥厝:“兄长急了!”意喻深远。

馥厝:“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正常思维。那么这一点,玖秋阁一定会想到。他们已经知道在鬼城之内,胜算较少,怎么可能不采取行动?我们鬼城的角落里,说不定早已藏有她们的人。这些年,父亲常常受挫,卧底自然是有的,想必玖秋阁已经将鬼城的底细摸清,如此想来,便是我们不利,敌明我暗。”

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是谁。

因为不在角落里,在阳光下。

欧阳荣思量一二,道:“说得好哇!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继续讲!”

馥厝:“如今玖秋幻瑶两家联手。若是近战,我们实力再好,也恐怕难敌灵榜三四联手。因此,我们要抓住先机,转被动为主动,杀他们个措手不及。玖秋阁和幻瑶阁相离甚远,父亲逐一消灭,岂不美哉?打起来后,援兵根本赶不来!”

欧阳荣想了想,觉得有理,道“馥厝,果真有你的。都退下,安排下去。欧阳你们姐弟出去勘察作战地点,浅笛安排人流。冷锋你主持制毒。牙儿可有兴趣参加?”

一众领命退下。

牙含春:“自然,夫君请讲。”

欧阳荣:“我去闭关,你在王叔的协助下,铲除卧底。”

一听是“王叔”,牙含春又乐了。

却认过心里,是同一伙人。

()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