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女人-0117章 老孟的提升

作者: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2020-01-14 06:25:54

标签:

午夜的女人

午夜的女人-0117章 老孟的提升

另类性欧美videosjrtion 众人散去。

李汲单独留下老孟、梅大勇和骆熙成等三人,每人发了一颗洗髓丹,说道“只要自己觉得机缘合适,可随时洗经伐髓,冲击结丹期。外面不安全,回寒碧峰突破即可!”

2018夜夜干日日.干天天洗髓丹是从鱼山的储物袋里翻出来的,为数不多,这次发完,只剩下一颗。

欧日韩无码老孟与梅大勇、骆熙成齐声道谢,待到二人走后,他又翻身回来,双手呈上洗髓丹。

李汲奇怪“怎么,你不要?”

老孟一脸不舍“地牢里灵气那般浓郁,我尚无法达到筑基期大圆满,以后更是无望!”

他爱不释手地抚了下洗髓丹“这么好的东西,放在我的手中,时间一久,药力就会跑光,太浪费了!那么多常伴公子左右的姑娘,都比我有希望,留给她们吧!”

李汲帮寒山翠提升修为,又处理华夏国那边的事情,此刻已疲累万分,闻言竟是无语“老孟……”

老孟一笑“此前毕生的希望便是踏入筑基期,以如今的情况看来,此生足矣!”

不等李汲答话,恋恋不舍地将洗髓丹放在桌上,快速转身离去。

老孟离开主楼时,用袖子抹了抹眼角。走出楼院大门后,又回身朝着金雀楼院深深鞠了个躬。

他和梅大勇整理好队伍,向山下走去。他俩合共从黄州带来一百人,此时只剩不到八十。

一路走下寒碧峰,见三六九正负手立于山门处。

当即停下队伍,与众属下齐齐恭声道“九堂主!”

这个瘦瘦小小,干干巴巴,没半点女人味的小女孩,今时今刻令他们敬畏。

以前聚信堂的部属,对她或多或少颇有微词,但此刻都变成了心悦诚服,这就是实力的作用。

三六九道“老孟,我找你有事,大勇你带人先回黄州!”

梅大勇点头哈腰,连声称是,带着这八十来人,快速离去。

“九堂主,需要在下做什么事,尽可吩咐?”

老孟紧紧跟随三六九身后,反身向寒碧峰顶峰行走,一路见话,不禁发问。

三六九微笑“咱俩都是聚信堂副堂主,何必这么客气?”

老孟坦诚道“话虽如此,公子对你的倚重远胜老朽啊!”

三六九道“位置不同罢了,你我若异位而处,公子照样将大事托付于你!”

老孟明知自己才能有限,但听在心里却格外舒坦。

二人来到金雀楼院的一间偏房。

寒山翠正等在房间之中,见老孟进来,当即奉上一杯热茶,娇声道“小翠给孟大总管,做了几句,深觉遗憾。”

她只在李汲面前自称“小十五”,在别人面前,自称则使用“小翠”。

老孟慌忙接过茶盏“寒山堂主客气了,你得公子垂青,幸运之神附体,步步高升。浮生醉梦楼是座小庙,自然放不下你这尊大仙!”

寒山翠脸颊微微一红“大总管说笑了!”

三六九见她绕来绕去,说不到点子上,当即道“您老常年与女修打交道,无数不听话的女修都被你驯服,想向你讨教一下!”

老孟恍然,当即笑道“这个简单,那帮小蹄子啊……”

陡见三六九和寒山翠齐齐向他看来,眼神极为不善,慌乱之间,改口道“那帮小菩萨……”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二女的娇笑。

李汲双眼通红,边打着哈欠,边走进门“行,你俩去睡吧!”

三六九和寒山翠应声出门,离开了房间。

老孟一愣,原来是公子找我,却不知何事?

李汲使劲拨楞了几下脑袋,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拿起桌上的冰凉的茶水,咕咚咕咚连喝了几大口,才续道“终于清醒了!刚眯了几分钟,差点没醒过来!”

老孟虽不知“几分钟”是多久,但想必也没多长时间。

“公子单独留下我,可是有重大事情?”

“有,很重大!”

李汲说着,抬手一指点在老孟的膻中穴上,同时命令道“立即调息!”

老孟顿觉天地灵气疯狂涌入体内,来不及细想,赶忙照做。

仅在刹那间,便有极多的灵气涌入,将丹田挤得几欲炸裂。他顿觉自己像个溺水的婴孩,唯有疯狂地扑腾才能生存下去。

霎时豆大的汗珠滚滚流下。

偏房门外,三六九将眼睛从门缝处移开,不满地说道“公子帮你时,为何用嘴?而对老孟,却不是!”

寒山翠笑着反诘道“公子帮老孟,如何用嘴?”

这俩小丫头好奇李汲如何给老孟传输天地灵气,才留在外面偷听的。

当然,她们并不知天地灵气的来源,以为李汲拥有某种导引的能力。

三六九一想也对,顿时不生气了,主动拉起寒山翠的手,向主楼一个房间走去。

她俩身份已不同于其他炉鼎,不用再与她们一起混住了。但都胆子都小,只好化干戈为玉帛,合住一间房。

老孟年纪大了,经脉中郁结和梗阻之处极多,在填鸭式的灌注冲刷之下,直到丑时初刻,才达到筑基期大圆满修为。

待到洗经伐髓完成,门外已经天光大亮。

想要强行结丹,须有转气丹,又继续灌注个半个时辰,见无甚效果,只得放弃。

李汲一回卧室,便瘫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他醒来时,已是午后。

金雀楼院里传来阵阵吵闹之声。

“来人,发生了何事?”

李汲略感有些头疼,懒得散出神念察看,直接冲门外喊道。

房门打开,进来的却是端木凯。

李汲正五体张开,摆出一个大大的“太”字,一见来人是端木凯,忙拉过被子盖住“怎么是你?她们人呢?”

端木凯有些尴尬“九堂主安排我守在房间外,她和寒山堂主带人去整顿宗门事务了!”

“整顿什么宗门事务?”

端木凯撇了撇嘴“只听寒山堂主说,要掀起血雨腥风……”

“……”

“……”

“外面发生了何事?”

“抓回来好多人,送去了刑室。”

“刑室?”李汲奇道,“,金雀楼院的刑室,只用来收拾女修么?”

端木凯道“送进来的,全是女修。”

“……”

“……”

李汲迅速穿戴整齐“走,去看看!”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系统提示“已选好十套装修方案,可供选择!”

李汲停步打开手机,按照系统指引,找到这些方案。然后转发给雪依。

刑室里传来女修受刑的声音,令人闻之脸红心跳,不能自已。

李汲见三六九和寒山翠皆不在此处,只有几名炉鼎执行,当即一转身,向寒碧峰下走去。他要看看,这俩丫头到底在折腾啥。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他说蹭蹭但突然进去了

午夜的女人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