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少妇网-0737 第十五章下 雨夜陵·血雨·雨泣云愁

作者:18+日本 2020-01-20 01:36:12

标签:

淫荡少妇网

淫荡少妇网-0737 第十五章下 雨夜陵·血雨·雨泣云愁

看电影来5566,av手机版 于是曲芸没搭理赛斯,而是直接对女神问道:“他就这么进来了?你没见到血族公主跟着他么?”

女神意味深长地看了赛斯一眼,后者则阴狠地笑着:“如果你是说那只跟踪我到陵寝入口的小蝙蝠,它现在已经是一根血烛了。

家庭群交盛宴小真血烛堡有着古代大魔法师针对血族布设的秘术,达蒙大师所传授的法术果然可以调用法阵的力量。无论多强的血族,只要身在血烛堡,就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变成一只安静的血烛为我开门。”

japanesexxx69“看,不付出些代价,光是长得可爱可得不到任何东西哦,”莉莉丝惑人地眨眨眼,继而向曲芸伸出她洁白如玉,明明赤脚却纤尘不染的素足,弯曲灵活的脚趾做招呼状:

“想要有所收获,要么成为臣服于我的奴仆,要么奉上鲜血来献祭。”

“我选后者。”曲芸斩钉截铁,大步向赛斯走去。

这人几乎从不会生气的,即便此时也没有一丝愤怒的表情。只是她的目光很冷,步法亦无比坚决。

对面,赛斯没有动,两具魔术傀儡却迈着比曲芸大出四五倍的步法迎了上来。

“timire-ri,mireri-ti”

连续两道魔法。先借【飞行】腾空而起,再对自己施放【迅疾】,在腾空的过程中千钧一发地闪过钢铁傀儡的刀刃。

然而钢铁傀儡终究是高级货,周身闪过淡蓝色的奥术微光,便腾空而起再斩向曲芸。

“mi-solsi,ti-mi”

轰!一道赤红色的光晕从高举的祸雨尖端开始一刹那环绕着曲芸周身展开。傀儡那断金破石的巨力挥出的万钧刀刃在接触到光晕的瞬间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量,根本无法破入。

哒哒哒哒……

与此同时,另一具钢铁傀儡则露出手腕上狰狞的转轮机枪枪口开始喷吐火舌。

只是飞射的子弹也无法穿透那赤红的光晕。它们并没有像遇到【水盾】阻拦时一样失去动能而径直落地,而是在极短时间内失速静止的同时被炽热融化为铁水噼噼啪啪滴落在地。

滴落的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直接被气化消失。

这便是曲芸在连接玛塔尔海马体的时候领悟的四环魔法【焱盾】。这道魔法有些像是【水盾】的高级形态,但却与任何战斗法师都熟练掌握的【水盾】不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失传的古老秘术。

它的防护不再仅仅消减动能,而是直接以环绕周身的暴烈的不稳定奥法元素层焚毁物质吸收能量。

只是由于维持不稳定奥法元素层需要在短时间内耗费大量法力,多数情况很难长时间维持且有能量耐受上限也与施法者的法力极限有关。

【焱盾】并没有炽热的温度,只有在有形物质进入它的范围时才会吸收能量在进入的物质身上产生定点的高温焚毁一切。这道魔法的能量作用效率极高,基本不会有任何热量外溢。

因此,以越强的能量进入【焱盾】范围的物质就会受到越高温度的焚烧。飞射过来的箭矢只会被点燃木质的箭身失去动能坠落,而重机枪的弹头则会如现在这样直接被融毁甚至气化。

剧烈的魔力消耗并不能榨干经由葵魔池强化过的真理之门。曲芸保持着【焱盾】开启的状况在两具傀儡之间穿梭闪躲。

维持这道目前境界所能承受极限的魔法她确实无力再同时施法进行反击,但这并不意味着战局处于劣势。

傀儡的攻击被【焱盾】阻挡,根本就无法破防伤到曲芸。虽然每一击击中都会带来巨大的法力损耗,但在【迅疾】的加持之下曲芸并没有给它们太多这样的机会。

与此同时,每当【焱盾】的边沿擦过傀儡的身体,就会有一层金属被融化或气化蒸发。毕竟它们本身就是高魔能物体,只要擦过【焱盾】就会受到剧烈的焚烧。

曲芸专注着战斗,还顾得上出言挤对赛斯:“见过吗?这就是四环魔法【焱盾】的力量。即便是蓝袍法师,猝不及防下也会被依子像这样破防干掉哦。”

莉莉丝露出一丝饶有趣味的笑意。这小丫头还真有点意思,连世界神都算不上,居然能看破有人借着赛斯的眼睛在看着这里,还布下了如此有趣的饵。真想留下来看一看她接下来打算导演一出怎样的好戏了。

然而女神并没有意识到曲芸完全没有感知到任何异常。之所以会这么做,完全是从女神自己先前的话语里透露的信息推理出的结果。

曲芸就这样游刃有余地与两具战力高出她一个大阶以上的傀儡周旋着。不出五分钟,眼看着巨魔般大小的两具傀儡就变成了一地凝固的铁水以及难以分清是什么身体部件的古怪零件散落一地。

从某种意义上讲更高等阶的金属傀儡也有比血肉傀儡好对付的地方。它们并不会几乎无限地重生身体结构,所以即便不找到魔核,只要把这玩意的整个身体拆干净也一样解决问题。

“啪,啪,啪。”莉莉丝拍手。

这就是史无前例的在葵魔池进阶的黄袍法师所得到的力量。开着防御魔法莽过去就烧得敌人灰飞烟灭,毫无疑问的同阶横扫无阻。

只是,当曲芸转过头想看看赛斯脸上的表情时,却发现开始战斗时还站在女神面前的赛斯已然没了踪影。

由于担心达蒙留有什么后手,曲芸战斗中一直关注着入口的位置。她可以肯定赛斯并没有从那里逃走。

莉莉丝似是看穿了曲芸的疑惑,解释道:“他走了,从这里可以直接传送到那边……现在叫血烛堡了是吧?

不过被他们这么折腾一番,以后怕也是无法再欣赏血烛环绕的城堡,与周期性维度重合所演化的美景了。说实话,这种血流成河的景色别处还真的见不到几次,哀家甚是惋惜啊。”

“所以说,血族最终得到了解脱?它们会便会原本的样子么?还是会就此消散?”曲芸有些紧张地问道。

“不知道。像这一族那么蠢将永世灵魂卖给我的种族,后来还真没遇到过,所以哀家也不清楚他们之后会如何。这些家伙的灵魂已经和下宇宙系统融为一体了,想要彻底消散恐怕是不可能的。

不过要我说,能真正彻底消失才是他们最大的解脱。受了一千年的折磨,神智还能是正常的?

嘛,如果你想问的是棺材瓤子最后那个直系后代,”莉莉丝瞥了一眼曲芸阴沉的面孔后掩嘴偷笑,用脚跟敲了敲塌下的石棺:

“姑且算是哀家亲手制造的重要实验品,也不想这一支就这样亡了。我把她送去祭台了,那里的力量可以帮助她脱离血烛的状态。”

“这不可能。”曲芸依旧冷着脸。

“你是想说你们之间那导致她只能依附于你同处一界的契约?你那聪明的小脑袋会想不明白吗?回忆一下契约是以谁的名义签订的。

我的子民可不该被契约束缚成别人的奴仆,尤其是不愿臣服于哀家足下的。从今以后,虽然她依旧需要依附你而存在,但不再无法离开你所在的世界了。

只是分开时间久了,她会变得日趋衰弱,所以要好好善待她哦。经受过血烛诅咒的折磨,没有人可以不留下心灵创伤的,”女神依旧百无聊赖地拖着长音,曲芸却从中听出了一丝温柔:

“算起来她现在也该醒过来了吧?这时候应该在浑浑噩噩地在迷宫里游荡,捕捉血食补充体能呢。”

听到这里,曲芸就不再担心了。没有了被强制传送的限制是一件好事,康斯妮受到的伤害也可以回去后慢慢补偿她。

现在的情况下,只要她度过游戏中的最后几个小时就可以带着康斯妮回归表世界了。拉马克游戏强制传送的力量是任何事物都挡不住的,这种事早先被蕈男塞出宇宙边界时就已经确认过了。

所以她对着女神伸出一只手:“拿来。”

“给他了。毕竟人家可是有乖乖地吻上来哦,”莉莉丝说着挑逗地甩了甩翘在左腿上的玉足,灵活地扭动每一根脚趾露出一副期待的神色。

曲芸嘴角抽搐,给他了?就赛斯那玩意?您是看上他哪点了啊?不,这完全就是在故意欺负依子吧。

“还有一把剑应该在这里,名为血雨。依子知道那应该是你的东西,但既然已经赐给该隐,就再借康斯妮用一段时间吧,我们需要它。”曲芸最终忍住了吐槽的冲动,又向女神伸出了另一只手。

“那个啊,不久前在迷宫里送人了。”莉莉丝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见曲芸完全没有亲吻自己的意思,就开始将棺材上的各种华丽饰品与软垫一一收进虚空:

“血烛的诅咒最终还是打开了陵寝,以后这地方就不再隐秘了。哎,哀家也该离开这里了……”

“哈?”曲芸更郁闷了。愿意借出来是好事,但也不至于随便送给阿猫阿狗吧?话说究竟有什么人会路过索福克勒斯迷宫?难不成血雨也落到了赛斯的手里?

女神似是看破了曲芸的心思:“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是一群像你一样的应选者。都是一群第一场游戏的新人,哀家很意外他们居然能在迷宫里活着来到我面前,而他们又很识趣地满足了人家的小小心愿。

所以呢,剑就当做奖品赏给他们了啊。不知道这些人能不能活着赢得游戏就是了。”

她似乎很欣赏曲芸此时脸上难以名状的表情,又伸出赤足补充道:“说起来刚才的表演虽然有趣,但根本就没有鲜血献祭好吧?烧毁两团铁疙瘩算什么?打发五岁男孩么?小美女,哀家对你很感兴趣。吻上来,或许会赐予你永生哦。”

“不需要。”曲芸一张假到极致的矜持脸。永生这玩意且不说现在不需要,就算真倒需要的时候也没道理从您老人那里拿吧?不是需要弑杀至亲作为代价,就是动不动把自己和世界束缚到一起什么的,怎么看在怎么不靠谱……

“怎么?不相信哀家?啧啧啧,姐姐我可是太伤心了。难道是因为背叛女神的名头?哀家可不是掌管‘背叛’这种概念的神哦,只不过是在合适的实际选择了合适的立场而已。你那聪明的小脑瓜不会想不明白吧?

不对,你当然明白。只是……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可恶,到了这一纪,我的魅力连个卑微的凡神都比不上了?”莉莉丝露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只是她和曲芸都清楚彼此表演的成分居多。

说白了,就是俩戏精凑一块儿了。

此时曲芸心道:龙女姐姐可比你好太多了,姿态优雅性格温柔,时不时又通过正直的小尾巴爆出了傲娇的一面,萌得不要不要的。哪像你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就会欺负人。这种性格还是去找男性来崇拜你吧……

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莉莉丝突然没了玩兴:“滚蛋!”

藕臂一挥,曲芸便在原地消失不见。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