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喊出来别忍着-第八章 地界之争

作者:绝味儿媳妇txt 2020-02-14 14:00:22

标签: 女生喜欢男生什么

宝贝喊出来别忍着

宝贝喊出来别忍着-第八章 地界之争

女生喜欢男生什么 “是。”

林静被这老太太一把抓到胳膊里的肉,疼得赶紧挣脱,孩子也受了颠簸,还好只是呢喃了两声继续睡过去了。

“你跟我走,跟我去看看。”

老太太见林静挣开了又要一把抓上来。

林静一见很是本能的给躲了过去。

“你干什么,有话好好说。”

林静有些懵逼,这老太太平时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今天不是跟这个吵起来了,就是跟那个动手了,快七十岁的人了,也没人真愿意跟她计较,也正因为如此,这老太太越发的猖狂了。

“我干什么,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赶紧跟我去看看,你还有脸躲。”

“哎,你这老太太,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这怎么手还往人身上抓呢。”

淑梅见状赶紧用自己肥胖的身体挡住了向前抓的老太太,林静怀里还抱着孩子,这老太太也没眼力劲。

“你干什么,赶紧给我让开,这没你事,别多管闲事。”

“潘大娘,你这话什么意思,有什么话咱和声和气的说了,有什么事解决了不就行,你这对着人家动手算怎么回事。”

“我对她动手,你那只眼睛看到了,这丫头不会做人,我今儿个就要给她长长记性。”

“我不会做人,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犯什么事你说啊,说清楚了有错我认你处置。”

林静也被这老太太的话气了一肚子火,莫名其妙被抓了一把,还被侮辱,不说年轻气盛了,是个人都要讨个公道不可。

“就是,有话好好说,这么大岁数了,有什么说开了不就行了。”

七婶也没明白这老太太出什么幺蛾子,毕竟林静跟这潘大娘也没什么交集。

“好,那我就说说,你犁地犁到我家的地头上,怎么当我好欺负的吗?”

这潘老太太别开她一米五的个头,说起话那是头昂的高背挺的直,一副青天老爷的架势。

“犁你家地,怎么可能,我没事费那功夫给你犁地。”

“不可能,走,跟我走,那地犁的在那呢,咱用事实说话。”

说着这潘老太太又伸手要抓林静。

“走就走,你动什么手。”

林静也有些火了,前面抓的那一下疼劲还没怎么过去呢,这还想着抓她。

“那你跟我走,那犁的就搁那呢,你赖不掉,你妈个逼的。”

“你说什么,你这个老太太怎么骂人呢。”

林静本想好好说说,即便她没犁到老太太家地,她也会跟着去看看,结果这话还没说出口呢,这老太太就骂人,这林静是忍不了,这骂人还骂家人,长辈也不行。

“我骂怎么了,我还骂你八辈祖宗呢,不长眼,你犁我地我还不能骂了,我让你长长记性。”

“你再骂一句试试。”

“我骂怎么了,你想怎么着,打我。”

老太太越说话越难听,嘴里的唾沫星子跟下雨似的往外喷,离进的淑梅都遭了无妄之灾。

“好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这骂人祖宗就是老太太你的不对,咱有话说话,真错了改改,真该教训的教训,但这骂人就不太好。”

“我骂她都算轻的,小小年纪就跟我玩心眼子,你以为你多犁那么点地我发现不了,我告诉你,你还嫩了点。”

“你说我多犁你家地,那咱们就去看看,要是没多犁,我跟你没完。”

林静已经快要绷不住了,这么些年她还是头一回被人指着鼻子骂,还是个蛮不讲理的,打又不能打,骂也不能骂的,心里委屈的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好了,现在什么都别说了,去地里看看不就知道了,再这说再多都没用。”

七婶上前用自己的身体推着潘老太太往地里走,淑梅跟在林静旁边,几人就这么往地里走。

本来老太太骂着来的时候就吸引了周围聊天的人,这会一边走一边还不忘回头骂,搞的跟在后面的林静犯了什么罪行一般,身后又跟了不少一同看热闹的男男女女。

“小东西,跟我玩起心眼子,我告诉你还太嫩了,我活这么多年还没人敢动我的东西。”

潘老太太被七婶搀着一边走还不时的回头说着,声音尖锐的刺耳,话一茬接一茬的就没见怎么停顿,林静想反驳都找不着插话的缝隙。

“呦,潘大娘,这是咋了,说话这么狠。”

站在路边看热闹的人群中,一个手里拿着烟袋,瘦的跟个皮包骨似的中年男人,对着潘老太太一行人喊着,脚上的步子也是不停的向着潘老太太这边靠近。

“小孩子不懂事,我好好教育机教育,妈了个榔头的,欺负我一个孤寡老太太算什么本事,真当我老了眼瞎,刨我家的地边真以为我不知道。”

“是吗,那我来给你参谋参谋。”

这男子一张尖嘴猴腮的样子,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不招人待见,四十多岁了还干着偷拐的行当,老婆被打的几年没回过家,小儿子也跟着老婆跑了,至今连去了何处都不知道。

大儿子跟其一个德行,天天半夜出去到别的村子偷东西,没用的就偷了扔河里,还有几次将人家堆好的麦秸堆给点着了,不过逃跑倒是有一套,不然逮到了指定给他送局子里去。

“温麻子,你凑个屁热闹,滚远点,别在这碍事。”

这温麻子原名温金龙,小时候就是村里的祸害,好不容易长大娶了媳妇,都盼着能好点,事实也确实正经了三年多,但因受不了劳累,又干回了偷鸡摸狗的行当,还酗酒抽烟,一个家庭瞬间支离破碎。

“老红头,你在这充什么大尾巴狼,看热闹就看热闹,哪那么多废~废话。”

“来,正好,大家都在啊,给我评评理,这丫头犁地犁的,这足足犁到我家一个手掌宽。”

潘老太太蹲在地头用手比着地上翻起来的土,嘴里还不停的让围观的人看到。

林静一看心里的紧张顿时放开了,这老太太还真是恶人先告状。

“来大家伙看看,这是我上季的麦茬,她都给我犁她地里了,这一把宽,是当我眼瞎看不见吗。”

众人顺着老太太比划的地方一看确实和潘老太太地里的麦茬一样,也确实有一把手的宽度。

“唉,各位,这可是证据在这呢,这媳妇是虎子家的,贪小便宜倒是不眨眼。”

温麻子跑到老太太地头趴在地上看了看,起身就开始手指着林静一通说,搞的跟被多犁的是他的地一样,脸上还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

“哇~”

或许是周围人太多,声音混杂将还在睡梦中的李婷强行吵醒,没有睡好的李婷只能用哭声来表示自己的抗议。

“哦,不哭不哭~”

林静也管不上地里老太太添油加醋的胡说,她抱着孩子想要去远点安静的地方哄哄。

“唉,你上哪去,怎么,说的你不敢听了,自己做的事要敢做敢当,跑你也跑不掉。”

潘老太太一见林静要离开,迈着小步子扒开人群就要去抓林静,完全不顾孩子的哭声。

“你干什么,给我松开。”

林静真想一巴掌拍在老太太身上,抓人连衣服带肉一起抓,就没见过如此不讲理的。

“松开,你想上哪去,你今儿个不给我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松开~”

林静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抓着老太太的手腕用力往后一顿,老太太脚跟一个没站稳摔了个屁股墩。

“哎呦,疼死我了,这没大没小的东西,大家伙都来评评理啊,我一个老太太种点地容易吗我,她就仗着年轻欺负我这一把老骨头。”

潘老太太坐在地上起都不起,两个脚还不停的在路面上来回蹭,两眼一闭嘴里不停哀嚎,完全没有一个老人的样子,林静也没想到这老太太还有这么一招。

“潘大娘,你还是起来吧,这都看着呢。”

“看着,我就要让大伙看看,这小丫头是怎么欺负我这把老骨头的。”

七婶本想着说两句,结果越说老太太越有理。

“这明明就是你去拉静子的胳膊,她就把你手松开你自己没站稳坐地上了怎么还怨别人呢。”

“你干什么,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说话,我看出来你跟是丫头一样都不是什么好鸟。”

“你这老太太怎么这么不讲理,你爱坐就坐。”

七婶也没想到自己连带着还被老太太骂了,自己真是黄鼠狼没抓着给自己惹了一身骚。

林静这边趁着七婶和老太太说话空隙,压着自己的烦躁耐着性子将李婷给哄的不哭。

从事情发生到老太太坐地上都没有二十分钟,不过就这么会也足够在家闲着的村民赶过来看热闹了。

“七婶,你帮我抱一下婷婷,我来跟这老太太说说。”

林静将孩子交给了七婶就准备上去跟老太太来一顿唇枪舌战,不过被淑梅上来给拦下了。

“静子,这老太太不讲理,跟他说不来,我去找大队书记,你忍着点,她这年纪大了,不能碰。”

“行,我知道了,谢谢淑梅婶子。”

这淑梅倒是转的快,虽说刚认识林静,但这老太太她是真看不惯,林静又是一个小姑娘,虎子还不在家,村长和大队书记是唯一能找的人了,毕竟是可以讲理说上话的。

既然要找村长和书记,那林静也就不着急了,跟不讲理的说也只是浪费口舌,这老太太跟她发生小摩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正好趁着这次人多一并给解决了。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