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色人人草-第二十六章 悟道灵茶

作者:楷饬芰闼 2020-02-14 19:15:15

标签: 家庭乱伦家庭

人人色人人草

人人色人人草-第二十六章 悟道灵茶

家庭乱伦家庭 红、黄、蓝、橙四色光芒在测灵石上相继亮起。

负责测试的化灵修士摇了摇头,道:“灵根夹杂了火系和水系,是个下品四灵根。”

首位上,孟惊禅叹息一声,挥手让人将那个不合格的孩子带走了。

下品四灵根,此生也就只能是个炼气修士了。

云纹金袍的化灵修士单手掐诀,凝聚出一团水球洗干净测灵球后,又拿来第二份血液倒在上面。

这一次,水晶球上没有光芒亮起。

“废灵根。”

孟惊禅再次发出一声叹息。

随后是第三个,水晶球上亮起了橙红绿三色光芒。

“土火木,上品三灵根。”

终于有了一个看的入眼的灵根,孟惊禅松了口气,要是孟家测试过后一个好点的弟子都没有,那可就丢人了。

随后就期待的看向了剩下两个孩子。

可惜的是,这两个孩子的天赋都不高,一个四灵根,一个水金火下品三灵根。

只有第三个小孩,天赋是最好的。

“小家伙,看来就只有你和我有缘啊。”

于岁秋笑呵呵的站起身来,走到那个上品三灵根孩子的面前蹲了下来,捏了一把他的小脸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个刚满八岁的小男孩,他用一双怯生生的大眼睛看着于岁秋低声道:“孟、孟鼎裕。”

“哪个玉?玉石的玉吗?哈哈,像个小姑娘。”

于岁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笑道:“小家伙,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傅了。”

说罢,于岁秋起身走回座位上坐下,舔着脸痴痴笑道:“惊婵,现在弟子收完了,咱们去散散步怎么样?我新领悟了一个道法,我教给你呀~”

“咳……”

自己师兄表现出一副猪哥的样子,五个小师弟终于看不下去了,为首那个拿测灵石的忍不住提醒道:“师兄,咱们该去下一家了。”

怎料这话刚一说完,于岁秋立马不爽了,“那你们就去啊,叫我干啥?”

“呃……”

小师弟当场傻眼了,“师兄,师尊让您负责……”

“现在是你负责了。”

于岁秋很干脆的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令信扔了过去,浑不在意的说道:“你要记住你们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内门弟子了,不要什么事都靠我。”

“这次去其它家族招收弟子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给你们一个历练的机会!”

“那师兄你做什么?”小师弟楞楞的接过令信,问道。

“我当然是留在这里了!”

于岁秋理直气壮的一拍桌子,大义凛然道:“惊……我的小徒弟需要跟家人告个别,我要在这里等他!”

小师弟:“……”

“师兄,我听力很好,你刚刚明明说了个惊字。”

“嗯?”

于岁秋双眼一眯,两只手的指关节捏的嘎嘣响,目露凶光的问道:“你确定?”

“咕嘟……”

=????(???????)

小师弟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再说下去可能会挨揍,于是很光棍的摇了摇头:“没有,我听错了。”

“嗯,那你们就快点去吧。”

于岁秋满意的收了气势,笑呵呵的重新看向孟惊禅。

“惊婵,我们走吧。”

孟惊禅:(ー_ー)!!

好想打死他。

“孟家可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住。”

“没关系,我可以坐在这里修炼,我不用睡觉的。”

“灵境山脉灵气稀薄……”

“没关系,我自己带了灵石,还给惊婵你带了一份。”

孟惊禅心中顿时有一万头大猩猩呼啸而过,最终于岁秋还是如愿留了下来。

孟家多了个金丹修士,族中弟子一时间都有点儿不敢像往日那样在族内撒欢了。

于岁秋倒是跟回了家一样,甚至有点儿放飞自我的感觉。

……

“惊婵,你看我带来了什么!”

第二日,孟惊禅正在修炼,就听到楼下传来的喊声。

有心不去理会,但没一会儿是功夫,孟惊禅就闻到了一股奇特的茶香。

“什么东西?”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孟惊禅探出神识向外看去,然后就愣住了。

只见在自己小楼前面的院子里,竟多了一株半人高的茶树。

那茶树通体如碧玉雕铸,每一根枝干、每一片叶子都像是工艺品一样,美得令人窒息。

树身上还有天然形成的道纹,在源源不断的汲取天地灵气滋养赎身自身,令人看一眼就仿佛深陷进去,有种眩晕感。

“你把青云宗的悟道茶树挖来了?!”

孟惊禅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推开窗户就飞了下去,一脸的震惊。

看向于岁秋的眼神,充满了佩服:“你这么能作,你师尊不会打死你吗?”

“怎么会,我师尊可喜欢我了。”

于岁秋洋洋自得的走上前来,献宝一样说道:“而且这也不是悟道树,是从一株悟道茶树的子树身上分离出来另加培养的悟道灵茶。”

“它没有悟道茶树那种能让人一杯悟道的神通,只保留了凝神静气、温养肉身的功效,宗门内种了整整一座山头呢。”

“我想你不是受伤了嘛,多喝点这个能有助于你恢复。”

说着,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套完整的茶具,晃了晃道:“尝尝?”

孟惊禅看着眼前如小孩子一样的于岁秋,一时竟不知要说些什么。

她记得于岁秋以前也是这样,在自己面前幼稚的像个小孩。那时候两人都还很年轻,只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一个是青云宗的内门弟子,一个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

没想到转眼匆匆二百年过去了,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唏嘘。

于岁秋的心思她是知道的,但孟惊禅现在并没有寻找道侣的想法,孟家如今的处境实在是太艰难了,她不想拖累别人。

况且,父亲大人现在还活着呢,为了防止于岁秋的腿被打断,她还是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于岁秋并不知道她的想法,已经兴冲冲的跑进屋里搬了个桌子出来,熟练的摆好茶具开始煮茶。

见孟惊禅还站着,忙招呼道:“惊婵,站那干什么?快坐下啊。”

“谢谢你,岁秋。”

孟惊禅发自内心的道了声谢,不再去想那些没用的,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

楷饬芰闼
楷饬芰闼 楷饬芰闼(人人色人人草)

人人色人人草

最新内容
相关内容